黍离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不想写...

我们在未来相遇【中】

绿野仙踪设定

all叶

ooc

慎入

二十岁的叶神舔舔舔!


前文链接


 

巫师是喻文州

稻草人是王杰希

应该都猜出来了吧

那下面...会是谁呐...

 

 

猜猜看吧

 

————接前文的小番外————————————————————

 

 

 

叶修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他抽抽鼻子,睁开了眼睛,面前的稻草人正端着一份热气腾腾的早点。

“这东西哪里来的?”

“我早晨醒来它就摆在这里了,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大自然的馈赠吧。”

“哦。”叶修把这份早餐吃了下去。

稻草人皱了皱眉,“我的份呢?”

“你不是稻草做的吗,还要吃饭?”叶修勾了勾嘴角“你自己再去问大自然要啊。”

“我问你要就行了。”稻草人舔了一下叶修薄薄的嘴唇。

叶修退开几步。

掏出了打火机。

然后呢?

就没有了。

 

 

——————后面是正文————————————————————

 

 

 

叶修和稻草人穿过一片树林,穿过那洒落在林间的斑驳光影。

树林里响着悦耳的鸟啼。

但是悦耳的鸟啼声中,还夹杂着一丝刺耳的金属摩擦的声音。

那声音越来越近。

是一个正在砍树的铁皮人,他的手里拿着锋利的斧子。

稻草人挡在叶修身前。

但是他很快又让开了,因为铁皮人身上锈迹斑驳,连举起斧子都很勉强。

“你这又是何必,既然已经生锈了,就好好休息啊。”叶修有些感慨,因为自己的副队吴雪峰,也已经算是一名大龄选手了,也许再打不了几年就只能退役,看着眼前这只铁皮人,叶修也难免有些触景伤情。

“我只知道如何向前,不知道如何停下来。”铁皮人皱皱眉。

“唉,我去帮你找点油来吧。”每每遇到这种事,叶修能帮,总归还是会帮一把。

铁皮人又皱了皱眉,但终归是没有拒绝。

叶修找来了润滑剂,涂在了铁皮人各个生锈的关节处。

铁皮人终于能够正常地行动了。

“走啊,怎么了?”铁皮人走出一段路后回头看向叶修。

“...我说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这么自觉,都要跟哥一起走,给哥保驾护航吗?”

“你既然帮我恢复了行动能力,我替你消除一些障碍也是应该的,况且我本来就有去中心城的打算,你难道不是去中心城吗?”铁皮人说罢,又继续举起斧子开始在树林里开路。

叶修无奈,却也只能跟上,谁让他们都只有这一条路好走呢?

丛林看上去美好无比,其实内里暗藏着杀机。

天色暗了下来,这次叶修一行没有再好运到发现一栋无人居住的小屋,因此,他们决定露天宿营。

幽暗的森林里传来了一声凄厉的狼嚎。

“狼来了?”叶修倏地直起身来,手里握住了那根被削尖当做登山杖的木棍。

“嗯,狼来了。”铁皮人无动于衷,只是暗暗地握紧手中的利斧。

稻草人什么都没说,只是从宽大的袍袖里掏出了几支试管,把里面装着的不明液体倒在了地上,然后掏出了叶修的打火机,点燃了那些液体。

铁皮人举起利斧,一次又一次地劈向扑过来的狼群,野狼的血盆大口只能在他身上留下几道划痕。

稻草人向狼群最密集出扔出一把一把的驱散粉,野狼的利爪甚至都不能碰到他的身躯。

叶修被这两个人保护的倒是有些无所事事,只能用木棍给那些躺在地上挣扎着还想冲过来将他当做晚餐的蠢狼再补上一击。

铁皮人背对着叶修。

稻草人背对着叶修

叶修背对着狼群。

危险。

一只狼冒着生命危险冲进过了那团火,利爪朝着叶修的脖颈直直地伸了过去。

“叶修——”

“叶修——”

稻草人和铁皮人瞠目欲裂,两人转身朝着叶修冲过去,为时已晚,这样的距离,根本赶不到叶修身边。

两人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无力。

“呵,不要太小看哥啊。”

叶修转身,向后退了一步,手中的木棒直指野狼的张开着的散发着腥臭气味的嘴。

野狼的爪子打上了叶修的肩,野狼的利爪划破了叶修的皮肤。

但是野狼的身躯被尖锐的木棍刺穿了。

叶修随野狼的尸体一起倒在了地上。

但是别的狼,却也撤退了。

那是狼王。

 

“诶我说你啊,会不会包扎啊,嘶,疼死我了。”叶修龇牙咧嘴着,他虽杀了狼王,但还是付出了些代价,双肩上都有几道被利爪挠出的伤痕,在几天内,他是别想用手了,“哎啊,我靠,你谋杀啊。”

此时帮叶修包扎的却不是拥有各种“灵丹妙药”的稻草人,他在战斗中消耗太大,不得不在树林里找些材料修补他损耗颇大的身体。

铁皮人的手指自然不会太灵活,但是他依然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要碰到叶修的伤口,可过程中难免还是有些磕碰,其实叶修是挺能隐忍的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在铁皮人的面前他就是不想伪装自己的情绪。

正当他为自己的伤口叽叽歪歪吐槽着铁皮人的包扎技术的时候,铁皮人突然抱紧了他。

“叶修。”

汹涌的情感扑面而来。

“让我抱一会儿就好。”

丝丝缕缕的凉意透过铁皮传递到叶修的心上。

“好。”

闷热的丛林里,叶修迷迷糊糊地贴紧唯一的冷气来源,体温温暖了铁皮人冰冷的身躯。

“叶修,我等你回来。”

两颗相隔万里的恒星彼此远离,但是散发出的温柔的光芒却依旧照亮着自己和对方身边无尽的黑暗。

 

 

——————我是一条分割线————————

嗯..很好猜吧...

那根据绿野仙踪的剧情...

猜猜后面会有谁出场呐......

 

 

 

我们在未来相遇【上】

绿野仙踪设定

all叶

ooc

慎入

二十岁的叶神舔舔舔!

 

2017/5/28 10.20 PM

嘉世俱乐部走廊

“小队长,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反而在抢boss?”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副队长抓着叶修的衣领把他从电脑前提了起来。

叶修手脚乱舞但却是一点也挣脱不了,“诶诶诶雪峰哥,你让我抢完这个boss我立刻就去睡......元素法师快丢冰线!鬼剑士想什么呢暗阵暗阵!”

吴雪峰哭笑不得,“小队长,明天是常规赛最后一场,你不早点休息怎么打比赛啊,乖,听话,你去睡觉,boss我替你抢。”

“呵,哥不睡觉也能打爆他们”这句话刚说出口,叶修就收到了来自吴雪峰和其他队员“小队长你居然打算不睡觉,快给我滚去睡觉”这样的眼神。

嗯,然后还没有彻底变嘲讽的小队长就真的乖乖地去睡觉了。

 

2017/5/28 10.45 PM

叶修眨了眨眼睛。

然后他看着眼前的景象直接就震惊了。

我这是在哪里?

他又低头看了看。

我为什么身子底下还垫着个人???

哇这个人脚上穿的那双银鞋子一看就是很高级的装备,不是银武也是橙武了,赶紧扒下来自己穿上。

穿上鞋后,叶修开始观察起了自己周围的环境。

嗯。鸟语花香的,还挺好。

叶修这样看着看着,远处就走来了一个人。

是一个男人,穿着宽大的黑袍,手里还拿着一根奇怪的拐杖,看起来挺像那个索克萨尔的银武的,但是那个人长得一点也不像老魏啊,是挺文雅一个人。

“叶修”

“你是谁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刚砸晕的那个,是管辖这一片区域的恶巫师,我是来替这里的人民感谢你,顺便把他带回去惩罚的。”来人露出礼貌温和的微笑。

“哦,那请问我怎么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呢?”

“嗯?这里不好么,为什么会想要回去?”

“这里是很好,但是这里没有沐橙,没有雪峰哥,也没有我所要追逐的荣耀啊,况且明天常规赛最后一轮,我们还要打蓝雨呢,老魏上次抢了我们嘉世一个45级的boss,我明天要把他吊起来打......”叶修突然觉得对着一个陌生人讲这些似乎不太妥当,声音就渐渐轻了下去。

“你啊,果然会这么说”来人轻笑,没等叶修问,他继续说道“这里是一个魔法的世界,这个世界有两个好巫师,两个坏巫师。好巫师掌管着南方和北方,而坏巫师掌管着东方和西方,哝那个就是东方的坏巫师,而我,我是北方的好巫师。”

“那,你能告诉我到底怎样才能回去吗?”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这片大陆的中央有一个城市,城里是我们国家最伟大的巫师,我相信他能帮助你回到你原来的那个世界。而在你去往那里的路上,你会拥有很多不同的经历,有光明快乐的,也会有黑暗危险的,但是,不用担心,我会用我一切的所知来帮助你,使你到达目的地。”

“你为什么不能直接送我过去呢,你不是很厉害的巫师吗?”

“我不能这样做”他还是温柔地微笑着,但是他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叶修的头“以后你为知道为什么的。”

他揽住叶修的脖子,低头轻轻吻上了叶修光洁的额头。

“这个吻送给你,是对你的祝福,也是对你的保护,有这个记号在,除了那个西方的恶巫师,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喻文州。”

“我最亲爱的。”

“叶修。”

 

 

 

叶修沿着喻文州指下的路向前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他看见远处有一个稻草人,高高地挂在竹竿上,那个稻草人带着一顶深蓝色的帽子,帽尖上还缀着一颗小星星,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绿色衣服,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挺成功的稻草人,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他用布口袋做成的头上,画着两只一大一小不一样的眼睛。

叶修盯着稻草人看了很久,噗嗤一下直接笑出了声。

“叶修先生,如果你不是站在那里笑而是把我从竹竿上放下来的话,我想我会更高兴一点。”高处的稻草人突然开口说话。

“你的本分不就是挂在上面,我干嘛要把你放下来,嗯,大眼儿?”叶修恶趣味地给稻草人起了个名字。但是叶修说归说,还是把稻草人放了下来,毕竟他知道挂在高处的滋味不好受,挂在高处的稻草人,站的越高,身边的乌鸦鸟雀也就越多,那些吵闹的小鸟们不会在意稻草人到底忍受了怎样的不适,而会坚持不懈地寻找他的漏洞,发出一声又一声令人厌恶的尖叫。

因为他体验过这样的感觉,所以他能理解。

“叶修先生,你不是也要去中心城吗,我们恰巧同路,一起走吧。”被放下来的稻草人转了转自己僵硬的身体,向叶修发出了邀请。

“哦,好呀。”叶修不明就里地点点头,反正一个稻草人也对他造不成伤害,多一个人,路上应该还有些照应。

两人继续沿着路往下走,傍晚的时候看见了远处一栋小屋,屋子里面很干净,有一张干净的铺着稻草的床,还有一张木桌和几把椅子,甚至还有一个壁炉。

干净有什么用啊!这栋屋子干净得除了上述的几样东西,别的什么都没有!

叶修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这坑爹的世界,小屋的夜里很冷,叶修只穿着一件短袖T恤和一条大裤衩,空有壁炉有什么用,没有柴火也没有火源啊!

正这么想着,一个熔岩烧瓶被丢进了壁炉中,轰,熊熊大火开始燃烧起来。

“...亲爱的稻草人先生,先不说你一个草做的人带着这种东西有多危险,你现在是想把这个屋子也弄塌吗?”

稻草人不置可否,反问道“你难道有更好的办法吗?”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你要是没有办法,我就准备点你了。”

“......”

小屋半夜

“大眼儿啊,你居然躺在你的同类身上,你的良心不会心痛吗”

因为只有一张单人床,叶修不得不和稻草人一起,躺在干净的,铺了稻草的床上。

“我只是一个稻草人,我的嘴,我的眼,我的鼻子,我的五官,我的身体,都是用稻草做的。”

“说人话。”

“我没有心,所以我的良心不痛。”

“......”

 

“大眼儿啊,你说我们两这样不说话多尴尬啊,你来说个睡前故事呗。”

“好啊。”

“woc大眼儿你还真答应啦哈哈哈哈,真是好爸爸属性点满了。”

稻草人并没有在意叶修的言语,而是自顾自地说起了故事。

“从前啊,有一个小人叫王杰希,他一直不明白自己读书,上学究竟有何意义,但是家长要他这么做,他就顺从的这麽做了,知道他遇见一个人,那个人激发了他心里所有的逆反心理,他放下了学业,跑去打游戏,后来啊...”

稻草人低头看了看怀里缩成一小团的叶修,低头亲了亲他头顶的发旋。

“叶修,晚安。”

 

 

 

————我是一条分割线————————————————————

 

 

晚上会再发

明天会再发

这个梗好难写啊...

憋了一天了...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一叶叶/君叶

BE三十题

 

一叶之秋很羡慕君莫笑

虽然君莫笑被尘封了几乎十年

虽然他陪叶修拿到了三连冠

虽然...

一张账号卡,宁可自己永远不见光明,也是不愿意离开主人的

索克萨尔、扫地焚香、百花缭乱...

那些账号卡被移交到新的主人手中的时候

一叶之秋无动于衷

我会一直陪着叶修走下去的

他这么对自己说

直到那一天...

叶修被驱逐了

而他只能留下

叶修带走了君莫笑

直到那一天...

陶轩让叶修提一个要求

叶修选择了沐雨橙风

他和孙翔被打包一起送到了轮回

君莫笑被陈果还给了叶修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

在轮回与兴欣的总决赛

一叶之秋血线被清零的前一秒

他告诉君莫笑

“请陪着主人一直走下去”

 

 

哪怕对于他来说你比我更重要

那也没有关系能看着他登上王座

能陪着他登上过王座

就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了

哪怕之后我面对的是无尽地颠沛流离

哪怕我之后再也不能陪在他的身边

那也足够了

 

 

依旧是小段子...

等到叶神生日我会把字数补回来的

真的

最后一门综合科学周三考

相信我

 

我们都老了

我们都老了

be三十题第16题

可能ooc

有私设

短小

 

叶神有过喜欢的人吗?

 

“当然了,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再碰不到喜欢的人只能证明自己有问题吧。”

 

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啊,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至少对我很好?但是他就是平时太严肃了,生人勿近这四个字简直就是写在脸上。”

 

那对方知道你的感情吗?

 

“肯定知道,他不说肯定是因为他害羞。”望着眼前这人信誓旦旦的表情,小记者也没什么话好说。

                                                             

你认识了他多久?

 

“十年。”

 

长么?

 

“长。”

因为十年是我的整个青春,他也是。

 

你还爱他么?

 

“爱。”

 

为什么不告诉他。

 

“呵呵”

因为我们都老了。

 

 

时光飞逝是人类永恒的泪点

也许不只是这样

也许是因为时光飞逝而导致了人们失去了勇气

也许爱情也如逆水行舟

如果你们两个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彼此 保持着距离

你们终究会渐行渐远

 

十年

真的很长

 

 

——————我是一条分割线——————————————————

这个月大考...原谅我这仿佛没更的字数

等我这个月过去了

我就把字数都补回来

 

又看了一遍荒河

好虐啊

想哭

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

Be30题第七题七年之痒

王叶隐all叶

有私设

Ooc慎入

我太久不练笔了写的好垃圾TAT

小天使们将就着看吧

双结局,先虐后甜~

 

王杰希的七年:

荣耀联赛开始的第一年,在王杰希还没有成为职业选手,没有碾压新人墙,没有把微草扛在自己的肩上,往前飞的时候,他就已经强烈地疯狂地喜欢上了这个叶秋,喜欢他所操作的“一叶之秋”,喜欢他那是仍带着少年锐气的垃圾话。

后来,第二年,王杰希整整练习了一整年,为了追随那个人的脚步,为了离他近一点,更近一点,为了在某一天,某一点,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并肩站在荣耀之巅。在玩好手里的魔道学者的账号卡的时候,他用余下不多的休息时间又练起了一个战斗法师的账号。

第三年,王杰希出道了,直接碾压新人墙,成为了第三赛季的最佳新人,魔术师打法让所有人叹为观止,他已经站到了一座很高的山峰上,可是那时嘉世三连冠,王杰希离那个他仰慕的人,还是那么的远。

第四年,嘉王朝的连胜被霸图打破,王杰希在决赛时特意向俱乐部请了一天假,乔装打扮去看了嘉世对决霸图的比赛,在季冷发动舍命一击的那一刻,王杰希的心脏蓦地抽痛了一下,仿佛他才是那个被舍命一击击中的人。随后他起立鼓掌,不顾旁人那略带不解和鄙夷的目光。

第五年,微草在王杰希的努力下终于拿到了第一个冠军,而他也终于在选手通道的角落堵住了叶秋,那时他嘴里叼着一支点燃的芙蓉王,模糊不清地说“大眼儿,今年打得不错呀。”低沉嘶哑的烟嗓,听得王杰希心里面一颤,不过如果没有后半句“当然,比哥还差的远了”,王杰希可能会更开心一点儿。

第六年,微草被自己的死敌击败了,在赛后的记者发布会上,王杰希纵使在心里把两只眼睛翻出一样的高度,表面上还是要微笑地和蓝雨那对觊觎叶秋的心脏和话唠握手,并祝福他们得到了这一赛季的冠军。而至于他怎么再次找到叶秋的藏身之地求安慰,叶秋一手拿着烟,另一只手揉揉他的头,这些就是后话了。

第七年,王杰希拿到了第二个冠军,对于让张佳乐拿到了自己的第三个亚军王杰希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你们双花滚一边儿去,不要打着向叶秋咨询怎么拿冠军来骚扰我们家秋宝宝。

 

王杰希暗恋了叶秋整整七年,可是他没有一次吐露过自己的心情,他也有时觉得自己配不上叶秋,觉得对方那样的闪闪发光,在第一次拿到冠军的时候,王杰希就曾想对叶秋表露心迹,可是即使在闻到叶秋身上让人安心的淡淡烟味的时候,他也依旧忍住了表白的冲动,再等等吧,等到自己的微草变成了王朝,等到自己能够和叶修站在一样的高度。

 

但是他并没有等到这一天,他连胜的梦想被蓝雨打破了,不急,他心想,我还有时间,我还年轻,还能打,我失去了第六赛季的冠军,我还有第七第八第九赛季甚至更多,如他所愿,他拿到了第七赛季的冠军,再等等,再多拿一个冠军,就去向他表白,等拿到三个冠军,纵使不是一连三个冠军,我也能向他表白了。

 

但是,他没有老,他没有退。叶秋退了,纵使叶秋的水平其实并没有一丝一毫地下降,他还是退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王杰希再也没有堵住在选手通道角落里抽烟的叶秋的机会,王杰希再也没有听到叶秋说出大眼儿这三个字的机会,王杰希再也没有表白的机会。

 

再等等吧。

整整等了七年。

再细的痒,经年也刻成伤。*

王杰希心头的痒,刻成了一道名字叫做叶秋的伤。

 

你看,这道伤,甚至都不叫叶修。

 

————————我是分割线————————————————— 

 

 

“啧,想不到大眼儿你那时候还这么自卑啊,喜欢哥就和哥直说不就行了吗,还玩儿什么暗恋。”叶修窝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台平板电脑指指戳戳的“诶你看看这个动漫里面,把你的眼睛画的这么夸张欸。”

王杰希一把将叶修搂进自己的怀里,“暗恋又怎样,你最后还不是被我弄到手了?”说道这里,王杰希一挑眉,那只稍大一些的眼睛显得更大了。

叶修转身跨坐在他的身上,吻了吻他的眼睛,“还不是哥魅力大到你忍不住表白了。”

“是是是,你魅力最大了”王杰希说完,吻上了叶修的唇。

 

叶修,有人说我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但是,不是这样的,我的一生,如果没有你,那该是多么的惨淡无光啊。

 

叶修

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

做我平淡岁月里夺目星辰。*

 

——————————————————————————————

再细的痒,经年也刻成伤*:河图《寸缕》

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做我平淡岁月里星辰*:墨 圣托里尼

其实吧...

我本来是想要写一个王杰希的七年

写一个叶修的七年

然后再写一个王叶的七年的...

但是...

来不及了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学校大考要考一个月,为什么周日要回学校晚自习...

好气哦

就不写了

w

有机会再写吧

灵感源自动漫预告里王杰希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无法反驳+10086

伊叶:

……无法反驳+1
【虽然觉得拆cp可以替换掉BE】

琴月冰罗河_荣耀不败:

无法反驳


夏锦寒:

我竟无言以对

暮春.:

woc无法反驳

   
   

天飞家的狐狸:

混同人圈的无法反驳

风起【周叶】

周叶

私设满满

文风清奇

可能ooc

注意避雷

谢谢大家

 

故人

风起。

已经是深秋了。

边城在叶修的守护下已经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六年零一个月,匈奴的大军来了又走,走了再来,这城池依旧是固若金汤,成了这烽火乱世中的一处避难所。

“哟,那个小伙子,你长得不错啊,来当我的跟班吧。”这日的叶修不知为何未赶去守城,而是来到了一家酒楼,坐在那儿东张西望,也不知是在等着谁,却在看到一冷面的俊俏青年时开口说了话。

“打一架,赢,走。”那冷面青年倒是没有拒绝,只是断断续续地吐出了几个字。

“啧,你小子真没趣儿,算了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叶修打了个呼哨,“走,兄弟们,该回去守城了!”

“你,叶修?”听到叶修的喊声,那青年突然抬头,眼里似乎闪烁着光。

“是,我就是叶修,怎么了,想当我的跟班?”叶修弯了弯嘴角,来到这青年面前。

“你,将军,叶修?”面前这青年依旧不依不饶地发问。

“嗯,是我,怎么了?”叶修终于认真起来,调笑的语气也变得认真严肃了起来。

“跟你走,守城。”那青年突然一扬嘴角,露出一个温暖得如春风拂面般的微笑,“我,周泽楷。”

有那么一个瞬间,叶修突然愣住了,随即,他也笑了起来,不同于之前那股子吊儿郎当的感觉,这次,他笑得异常温柔,他说:“好。”

之后的几个月,周泽楷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照顾着生活并不那么规律的大将叶修,为了争取自己的烟斗和熬夜的权利,这位守将已经与他的小跟班切磋了许多次,每当叶修再次与周泽楷切磋时,他都能发现自己的这个小跟班又在武学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小周啊,从明天开始,你作为我的亲兵参加例会吧。”第七次发现自己的小跟班在子时仍在苦读兵书的叶修如是说道。

而从那天开始,周泽楷,开始称呼叶修为“先生”。                                                                      

从那天开始,叶修,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任性会带来怎样的结果了。

 

情浓

当叶修私藏起来的烟草第二百五十九次被自家亲兵队长搜出来扔掉之后,他不禁深深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培养方式出了问题。

“当初那个可爱的小周去了哪里?快把从前的那个温柔体贴的小周还给我!”但是,这句话在每次看见周泽楷微笑时自带的小花背景板之后,总还是被叶修咽了下去。

那一天晚上,叶修接到了犒赏三军的圣旨,当然还有皇上赏赐的来自后方的一车车酒肉。一担担酒肉被挑上城墙,“传将军口令:今个儿皇上赏兄弟们酒肉,各位好吃好喝,吃饱喝足咱们接着守城!”将士们自然欢呼雀跃,将酒肉分到每个人手中,在寒冷的冬夜里升起篝火,分享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叶修却并没有与将士们一起“众乐乐”,他独自一人在屋内观察着地形图,战局已经僵持了这么久,任何一点可乘之机都会被敌人抓住,成为击败自己的契机,但是,如果自己能找到一个突破点,接下来的很多年,荣耀帝国的百姓就不会再被战乱所困扰。

但是,有小周在的话......

叶修甩了甩头,将杂念驱除出自己纷乱的思绪,继续凝神仔细研究战况。

“先生......”耳后突然传来灼热的气息,叶修一惊,而后又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亲兵队长,绷紧了准备攻击的身体又松懈下来,叶修微微转头,看到了自家亲兵被酒气熏染成红色的脸庞,眼里好像蒙着一层水雾,眼神迷离,再配上本身就出挑的英俊脸庞,让叶修这样的老兵油子也不由得红了一下,当然,也只是红了一下而已,因为接下来叶修就开始想着怎么调戏这个喝醉了酒的小青年。

“我们家小周也有二十了吧,可有喜欢上哪家的姑娘?等战乱平了哥帮你做媒,让你把她八抬大轿娶回家。”叶修调笑着,说罢还煞有介事地拍拍胸口,颇有些郑重其事的样子。

平日里就不善言辞的周泽楷在此时更显窘迫,清醒时还能拿些别的话搪塞过去,只是现在脑内一片混沌,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

“......”

 “我猜猜你喜欢谁啊,肯定不是云秀,她那个性子,能不能有男人看上她还是个未知数呢,不过她倒也不在乎,嗯...还有谁呢,小戴吗,噗,小戴她可是对男女之情不太感兴趣啊,她不在京城里好好待着,估计是想好好了解一下军队里的‘同袍之情’吧。”

“......”

叶修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家亲兵困窘的心情,还在自顾自地说着“你该不是喜欢我们家沐橙吧,虽然你确实也配得上沐橙,我还得问问咱们家沐橙对你怎么看呢,难怪你一直往我这儿跑,原来是喜欢沐橙啊,可不能白便宜了你小子,你要是想娶沐橙,可得准备一份大大的彩礼......”

叶修看着自家亲兵越来越黑的脸色,声音不由得一点一点轻了下来,最后变成了自己的嘟囔。

天知道先生小声嘟囔的样子有多可爱。周泽楷胡思乱想着。

叶修看着他走神了,顺口又接了一句“咱们小周不要去学老韩那个黑脸啊,你还是发呆的时候比较可爱嘛。”

周泽楷的心脏随着叶修的尾音狠狠地颤了颤。

周泽楷的行为开始不受自己理智的控制。

他把叶修的脸摆正,正对着自己的脸,“苏姑娘,不喜欢。喜欢,前辈。”

然后他吻了上去。

叶修终于撩出了火。

终章

叶修是边城守将,周泽楷是匈奴军小王子,周泽楷因为不会说中原的官话,才只得少说话,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叶修记得周泽楷,因为在十八岁离家出走,四处流浪时,他曾教过周泽楷如何使用火铳,周泽楷不记得叶修,因为那是很多年前,周泽楷十岁时候的事了。

周泽楷在某年某月潜入边城,见到了叶修,说自己要和叶修一起守城,叶修一开始就认出了他,却还是没有揭穿,他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可是,当他看到周泽楷手中的碎霜时,他还是明白了一切。周泽楷作为匈奴王子时的武器是御赐的荒火,而碎霜是他为了不暴露身份所用的另一支火铳,是八年前,叶修送给他的那一把。

叶修不是不明白留周泽楷身边对自己和这个国家有多危险,只是,他任性了一次,为了周泽楷,也许还是为了自己心中未曾说出的那些感情。

周泽楷被任命为叶修的亲兵,可随他一起出入军帐。军队的战略一次次被知晓,军队的一次次反击被击退。周泽楷仍是手执火铳陪着叶修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叶修仍是毫无动作,只是每次看着这个自己的这个亲兵欲言又止。但是叶修的毫无动作,是因为他知道他能在最后一刻力挽狂澜,即使是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叶修不会背叛国家,叶修不会背叛周泽楷,叶修只能背叛自己。

周泽楷还是不记得叶修,只是在叶修最后面对敌军使用出他熟悉的枪法的时候,这个“先生”的身影和多年前那个年轻的身影相重合。他不顾一切地想要冲到阵前去,可还是晚了。

最终叶修还是守住了城,最终周泽楷还是没有守住叶修。

周泽楷还是不喜欢说话,即使身边的语言变成了他熟悉的匈奴语,周泽楷还是把碎霜锁进了柜子,即使身边再没有认识这把枪的人,周泽楷还是爱着那个男人,即使他的身影早已消散在迅速流逝的时间里。

 

十岁的周泽楷和十八岁的叶秋

十八岁的周泽楷和二十六岁的叶修

二十二岁的周泽楷和三十岁的叶修

三十岁的周泽楷和三十岁的叶修

 

叶修二十岁开始守城,守了整整十年。

在这十年里,叶修争到了其他所有人的命,也争到了这个国家最需要的东西,时间,荣耀帝国因此得以苟延残喘,而张佳乐,黄少天,方锐,刘小别等一系列有着强悍战斗力的将领,也开始从这片热土上涌现出来,荣耀帝国再一次复苏了。

但是,那个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这个国家的男人,却再也回不来了。不论荣耀帝国的夜空中有多少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那颗有着耀眼却温润的光芒的流星,在燃烧着自己划过夜空后,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云散。

 ——————————————————————————————

不还意思不好意思,昨天晚上被母上大人坑了

没来得及更

这篇周叶呢,人物性格有些小bug

我也考虑过这些问题

可是因为情节的原因不得不这样做...

请大家原谅文笔渣的我...

顺便加一句:这是还债了啊,BE三十题第十五题无知伤害

三十题我会滚去还完的w

长期失踪人口即将回归

你们的黍离真的要回来了。

真的。

在身边一个可爱美丽善良的姑娘的催更下。

你们的黍离会尽量做到每周一更。

真的。

之前是因为学业的原因淡圈了整整7个月,在新的学习环境下每天都忙到飞起。

不会再这样了QAQ。

已经码好了一篇周叶,明天晚上就会放出来。

希望小天使们还能接受文笔渣还带文回来谢罪的我。

爱所有没有取关我的小天使们。

么么哒。

来自已经是一条废咸鱼的黍离

对不起小天使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已经一个半月没有码字的黍离瑟瑟发抖……
我...这个星期...一定一定会更的!!!
(请各位小天使们不要打我!!!


来自被外教逼疯的正在自习的瑟瑟发抖的黍离...
为什么学校不让带电脑啊掀桌!!!(╯‵□′)╯︵┻━┻